95zz22-人民网读书频道_QQ商城

95zz22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“说的也是。”秦雨阳沉吟了片刻,得出结论:“毕竟还没有当面跟金洛的家人说清楚,所以还是推迟订婚比较妥当。”

“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,类似于限制成长这样,”秦雨阳边吃边说:“我之所以会一直处于幼年期,是因为有人在我身上下了禁制,应该是我的家人,为了保护我?”不懂。

然而秦雨阳从早上到现在粒米未进,身体状态虚弱得一比,撞了几下就要死要死地……

“之后再说吧。”沈慕川压低声音:“我最近都没空。”

几天后,案子重审的通知出来,两位嫌疑人的亲属都收到了书面通知。

“没关系,来之前我已经预计了两天时间。”克雷格教授看了看两位学生,微笑着提议道:“既然这样,何不在这里举行订婚礼?”

更何况, 对方犯的罪名可是故意杀人罪, 和一个杀人犯离婚没什么不对。

“哎,别生气啊。”那富商囔囔道:“听说只要有钱就可以和你联姻,是不是真的?”

“什么工作?”他随便问一下。

一听是沈大佬,秦雨阳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:“我不听不听。”

“说的也是。”沈慕川煞有介事地点点头。

看了不知道多久,沈慕川把照片重新收进信封里,随手扔在枕头边。

作为一个理智的男人,沈慕川想给沈家找个家世不错又靠谱的联姻对象,很正常。

年长他百多岁的情场老手,有点良心刺痛地揉揉胸.口,如果这一嘴亲下去了,就要负责的。

过了五分钟这样,沈慕川把信封拿过来,无聊地又看了一遍。

突然一辆有着特殊标志的马车来到门前,她出于好奇,连忙提着裙子走出来看看。

秦雨阳说道:“江同学,我俩走了,你自己找人吃饭吧。”他拉着苏冉秋的手腕,往小花园的石头桌椅那边走。

秦雨阳说:“抱着我这样的猛.男,想你娇小的初恋妹子,似乎不太科学。”

在场的围观者安诺,虽然跟景煊的关系只是一般般,因为那家伙脾气太臭了,可是他认为景煊说得对:“这位同学。”安诺看着严以梵说:“那家伙谁的对,有证据就拿出来。”

沈慕川不想去纠正,如果可以的话,他也宁愿秦雨阳没有做过,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出狱而捏造的假象。

看见对方之后,两个人都诧异了一下,不知道怎么说,原本平平淡淡也没有所谓感情的会面,竟然硬生生被一系列的意外营造出了感觉。

没错,自己的父母确实是引狼入室!

不过才相处了短短两天,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。

沈慕川说:“再给我一次机会吧。”

“谢谢。”这几天,苏冉秋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梦,一个周围的人都很清醒,只有自己不愿醒来的梦。

秦雨阳一脑门的问号:“我们什么时候离婚了?”

挺生涩的,秦雨阳心里想,对他更温柔些。

案发的那一天, 是在沈慕川的私人别墅里边, 当时他组织了一个商业聚会, 也喝了一点酒。

第一次知道,长得太帅也是一种烦恼。

“那秦先生那边……”老井嘘着沈慕川的脸色。

酒意上头的景煊, 十分听话, 争强好胜似的,无论秦雨阳叫他做什么, 他就做什么。

“庭哥,好久不见。”一个打扮新潮的年轻人,面带微笑,走到了陶震庭的身边。

体型巨大,通体银色,额头中间有一抹蓝,可以说是很漂亮威武的一只银狼了。

“三个人一起啊。”秦雨阳说:“相识一场,总应该面对面把事情说开吧。”

“什么条件?”秦雨阳问。

“是的。”景煊扯开领口把毛团塞进去。

“嗷呜?”秦雨阳舔完爪子再要,却发现这个人转了过去自己吃独食!

“……”沈慕川简直了,心里打翻了一整缸蜜,甜得倒牙。

银狼最先发现向自己靠近的翼龙,但是不明白对方停在空中要做什么,直到……一串猎物的头部落到自己面前。

想想里面那两位的体格和背景,这个时候进去肯定会被揍成柿饼,狱警想了想,还是决定静观其变。

苏冉秋把东西搁好,不是很情愿地把电话号码报给他。

“……”走到门前看见这样的阵势, 秦雨阳站在红毯面前停顿了一下:“谢谢各位。”

景煊的耳朵一动,抬起脸:“什么禁制?”为什么他没有对自己说过?

“是你自己起的头,可别怪老子心狠手辣!”秦雨阳说道,一把将沈慕川撂倒,摁在铺上活活剥了。

“嗯,秦雨阳是纯一。”沈慕川说。

“嗯哼,你父亲有几个子嗣?”秦雨阳没有忘记自己想为708夺权的承诺,现在开始了解情况:“你是其中最强的吗?”

不得不说这是最好的结果,蓝色的跑车已经够牛逼了。

“那是为什么?”严以梵继续跟上去。

他心里立刻就有些犹豫,难道真的要让秦雨阳来。

他凑到沈慕川身边,心情忐忑地打量,这男人穿着一件薄薄的囚服,是长袖:“你不冷吗?”现在是五月初,天气十六到二十度左右,可能说冷不冷,说热也不热,穿两件正好。

“你觉得我会介意吗?”秦雨阳吊儿郎当地朝他飞媚眼,然后抓住手机订机票,顺便买了一大堆实用的礼品。

他赶紧从口袋里掏出红宝石丝带,一刻不停地给宠物系上。

可是转念一想,呸!谁叫他先爱了呢……

“出去跟那个狱警说,让他闭嘴。”沈慕川火气满满地躺在铺上,从身到心都有种不上不下的烦躁。

收到这么让人开不起玩笑的回答,秦雨阳摸摸胸口,刚才还浮躁的心整个安静下来。

秦雨阳仔细关上门,进了屋里开始脱鞋,把皮鞋搁门边的鞋架上。

一段时间之后他开始提速,遇见弯道就控车,入弯,摆尾。

远处传来呼声:“秦雨阳——”

自己这种情况,怎么看都是移花接木,占人便宜。

秦雨阳摸摸自己的小心肝:“算了,爱谁谁吧。”反正人都已经来了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

责编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