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载官方网九五至尊II-易车网问答频道_炫主题

下载官方网九五至尊II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沈慕川挺烦自己的,快奔三的年纪才情窦初开,明明想跟别人谈恋爱一样热情,却又拉不下这张‘老’脸。

就这样滚了十分钟左右,秦雨阳说:“好了。”然后一边端详自己的劳动成果,一边动作潇洒地磕鸡蛋,行云流水地剥了,吃了。

“嗯。”总裁哥哥平静着脸。

其中翼龙的心里翻江倒海,父母去世没错,自己崇敬的那位上将已经去世了,可是从来没有听说,那位上将有子嗣。

案发的那一天, 是在沈慕川的私人别墅里边, 当时他组织了一个商业聚会, 也喝了一点酒。

“在那儿呢,少爷。”拉古指出秦雨阳的位置。

等他进家门,苏冉秋已经在厨房捣鼓,他没说什么,直接走到床边歪着,拿出手机看自己那小股票的涨跌。

“有,左手边箱子里。”表面上,苏冉秋还是很淡定。

“这是给你的教训……”秦雨阳低声地说,下一秒揪着景煊的衣领,啪.啪,两个清脆的巴掌扇了过去:“以后再敢对我耍流.氓……”

但是银狼不会飞,他步伐悠游地用走的上去。

“那你是什么意思?”秦雨阳挑高眉头问,不就是打嘴炮吗, 谁不会。

“不要反驳,是你自己说的。”秦雨阳笑吟吟地凑近他:“7号院子,脾气最坏是花豹,其次就是你。”再靠近:“你说这句话的时候,我就在你怀里。”

除非自己去自首,承认案发现场是自己动的手脚,并且证明凶手不是沈慕川。

“哦。”苏冉秋还以为他要说什么大事:“怎么了?”

“啊!”克雷格今天注定要大开眼界,惊掉下巴:“三种属性。”太让人惊讶了!

这代表着什么,秦雨阳知道,可是他开心不起来,自己……一不小心真的成了渣男了,真难受。

那边沉默了片刻,声音暖了点:“我在XX银行存了一笔钱,你去我家的卧室里找找,卡应该在抽屉里。”

“那现在呢?”秦雨阳叼着景煊那只红透的耳朵,温热的气息,令对方头皮发紧。

天呐,只是出来找个宠物,竟然遇到了自己偶像的子嗣。

“这次是我爹妈还是我对象?”秦雨阳可烦了。

“我是哪根葱?”秦雨阳捏着拳头道:“不管我是哪根葱,你要敢再骚扰他试试,我让你走着进来横着出去。”

“懒得理你。”他脱下裤子放水。

这些从容的举动让人觉得他很体面,很有魅力。

店员小姐姐问:“两位都是吗?”

可是人家警车竟然是一辆兰博基尼,而司机小弟只是开着一辆奥迪, 他们无可奈何地被追上了。

现在想想的话,那举动有点智障。

秦雨阳心里默默地想,也不算苦吧,毕竟还能撒欢地追着泰迪干。

“嗯, 或许这就是我跟你的不同……”但是个人观念没有什么好说的:“啊,翼龙来了。”眼尾的余光瞥见来人, 秦雨阳就此打住了话题。

“行。”苏冉秋看着他:“我今天在家学习。”

秦妈在卡那里,愣了痛了,守了四十几年的少女心从来没有这么郁闷过,儿子和沈慕川的婚事简直是她心里的一根刺。

“你相信的话,我就赢给你看。”秦雨阳侧着头:“或者问问小毛哥,我的车技怎么样。”

既然苏冉秋乐意,并且不让他这样做他还会不开心的迹象,秦雨阳就开放授权,随便他怎么对待自己。

“如果你是说离婚,那我不会离。”秦雨阳说:“除非你出去,有特殊的情况这婚才能离,比如说你想离。”

——哈哈哈。

“你叫我买的。”

苏冉秋的脸颊今天已经看不出手掌印的轮廓,只是留下一块淤青的痕迹。

“谢谢朱蒂教授……”严以梵歉意地鞠了一躬,然后接过老师手里的钥匙。

昨天下午,金洛连夜赶回自己在城区的家,把秦家索赔的事情告诉父母。

第二天早上,周日。

“这是财产交割文件。”律师陆续把各种东西递给秦雨阳签名。

“……”沈慕川一时也没了声音,他跟老井一样震撼,过了半晌才说:“他现在怎么样?”

“唉……”秦雨阳对眼泪毫无抵抗力,他满脸难受地走过来,老老实实听了电话:“喂?”

而苏冉秋以为自己会睡不着,毕竟他冒险通知秦雨阳的对象,就是为了摆脱秦雨阳的纠.缠。结果对方不按牌理出牌,直接和配偶提出离婚,还要净身出户……

距离探监又过去了小半个月,秦雨阳最近在适应这个世界的生活和工作,顺便会见原主的家人。

严以梵穿戴整齐,正准备出去用餐。

另外克雷格教授已经醒了,正在景色优美的庄园里散步,很快就遇到了灰狼家族。

“我不是快出狱了吗?你怎么还来?”秦雨阳抬起眼睛,看着走进来的男人。

苏冉秋恍恍惚惚地吃着饭,对自己未来的日子充满担忧。

吓得老井一愣,以为自己揣摩错了圣意:“额,怎……怎么了,川哥不想看到秦先生的照片么?”不会吧?

堂堂的一头身高八尺的雄龙,闹起脾气跟小萝莉一样。

苏冉秋摇摇头:“不冷。”他特别安静。

“哟,小秋哥又回来了?”黄毛一直站在门口等候,没想到秦雨阳还真把苏冉秋给带了回来,顿时调侃道:“哎呀,这恋爱的酸臭味。”

“哼!”未成年龙族心里升起嫩.嫩的好奇:“真的吗?”狼族有这么多臭毛病?

“……”秦雨阳待在拘留室,一言不发地坐着。

“嗯……”沈慕川没有觉得抱歉什么的,他只是觉得秦雨阳挺可怜的:“这次不耍你。”

声音打断了桌面上的交流。

“大叔,”苏冉秋挥挥手:“我回家了,有空再来找您唠嗑。”

“不亲一下我再走吗?”秦雨阳朝他笑。

“我今天心情不太好。”秦雨顺的道歉也很霸总式:“你跟我上去我们重新谈过。”

好不容易卸下重任,又要出任沈氏的CEO,累。

责编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