辉煌国际注册-圈网你我他_痛快天空

辉煌国际注册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“这么快?”秦雨阳抽空喃了句,他现在还很忙。

“等等。”沈慕川沉声叫住他:“魏临,出尔反尔可不好。”

说完之后上课铃响了,下节课依旧是理论课。

找工作的话,一些普通的工作还是会愿意要的,可是想象不到,秦雨阳去送快递或者当服务员。

苏冉秋的眼睛在黑暗中一睁一闭,丝丝酒气从嘴里吐出来,凉气吸进去:“秦雨阳。”

现在却在自己身上摸个不停,还他.妈的,捏蛋!

说着把烟屁.股放进唇里,抿着嘬了一口,然后走到对面的洗手间,朝着窟窿扔进去。

感到被践踏的可不止是秦妈一个人。

“我无所谓,看你自己吧。”秦雨阳也耿直了一回,说了句心里话。

秦雨阳对小房间有一种油然而生的压力感,他非常庆幸这次不是419房。

每一句话都说得掷地有声,挡在他面前,不带一丝犹豫。

“嗯。”自己在聚会上只是多吃了一个,对方这都记得,挺有心的了,苏冉秋提在半空的心又踏实了一点:“今天……”

秦雨阳:“反之,如果真的是我做的,法院就会给我应有的处罚,而被冤枉入狱的人则无罪释放。”

这次没有塞车,两个人很顺利地见面了。

也不是不喜欢,闷里带骚的蒋楦是个潜力股,只是太久没有试过单身是什么滋味了,含泪说句实话,真的想放个假。宝石的喜糖我没有,替新婚的小龙发个红包,也算我对得起他。

秦雨阳呆了一下,心里想着不是吧,但情况就是这样,他哥给他买了一套房子:“哥……”好端端给自己买什么房子?

“没什么。”景煊若无其事地说。

期间还打了一个电话告诉秦雨阳的父母,秦雨阳和自己在一起,今天晚上不回去了,叫他们不用担心。

“没关系,我跟他认识。”秦雨阳的视线看着室内,其实景煊已经发现了自己,只是装模作样,无动于衷而已。

说实话,他有些期待脸蛋痊愈后的苏冉秋,那一定会很可爱。

第二天早上,发现眼眶有点红肿,他很难堪,不喜欢因为爱情而变得脆弱的自己。

身为德尔维亚的第一大家族,景煊知道自己不可以跟一只狼在一起。

他出来后敲敲苏冉秋这边的车窗,打开门说:“下车。”

“宝贝, 景宝宝……”秦雨阳动情地喊他。

苏冉秋呆呆看着屏幕,他不笨,还挺聪明的,很快就懂了秦雨阳的意思。

他们都不敢靠近前面这位高大的先生。

第15章

“……”下三路又激动了怎么办,真受不了这个男人一本正经地说情话。

“你回去吧。”沈慕川赶人。

秦雨阳:“……”待个屁,他伸出手臂一横,把人摁下去,动作连贯霸气。

这个陌生的世界现在已经适应得差不多了,是时候处理别人留下的烂摊子。

景煊不以为意,打开衣柜。

“什么?”沈慕川以为自己没听清楚。

“……”苏冉秋顿住,慢慢扭头看了秦雨阳一眼。

“婚姻算了。”电话那边的男人说:“你现在喜欢我,无非是因为我年轻力壮,器大活好。”说到这里他自己笑了一下:“这样的人有得是,你去找吧。”

于是心里热乎了两分,跟人家说:“既然不去兼职,那你再睡一会儿。”

苏冉秋想说不行,但是动了动嘴唇还是没说什么。

毛团吃饱喝足,把脑袋搁在番茄上面,一边用爪子沾碟子里的牛奶舔,一边看着吃相斯文的贵族青年,真的很好看。

“到了。”他在路边停下车来。

“你会洗吗?要记得上点肥皂!”景煊不放心地跟在后头,像一个亲妈。

(以下是省略三万字的滚床单现场,只要知道他俩很赤鸡就行了!至于看官们赤鸡不赤鸡,这两只狗男男表示关他们屁事~)

“谁来探监?”秦雨阳问了一句狱警,反正这个狱警又认识自己。

想起季若然之前说过的话,秦雨顺面带怀疑地皱着眉:“你说他净身出户,身上一分钱也没有?”

秦雨阳:“我不去。”

江逐浪哭笑不得地想,怪不得沦落到帮陶震庭赌车的地步,活该。可是除了幸灾乐祸之外,他对那位得到秦雨阳青睐的男小三有点莫名羡慕。

“不,我手累。”秦雨阳靠着岩石,挥开了手:“要不这样。”他侧头用眼睛斜着对面的青年:“等价交换, 你,”手指指指对方的嘴:“了解?”

“那小子可真是吊儿郎当。”陶震庭站在江逐浪背后说:“我竟然忘了让他不要载人,否则应该就能赢你。”不过,他拍拍江逐浪的肩膀:“小秦说得对,友谊第一比赛第二,以后赛车这件事,哥就不跟你闹了。”

秦雨阳皱眉望着他,挺闹心地说:“这样吧,我给你两个选择,第一是跟我上去,第二是以后也别见了,你读你的书,我创我的业。”

“很抱歉,骗你说在X市是我不对,这件事没有什么好辩驳的,但是你因为这样就要跟我掰了,我不服气。”沈慕川用力抱紧,非暴力不合作。

“傻.逼。”沈慕川生气地把秦雨阳的照片塞回去,力道很轻柔,还小心地藏起来。

可是苏冉秋不害怕,他相信自己的切身感受,这个男人无害又温柔。

这个时候,魏临端着两大盘食物回来了,嘴里囔囔道:“今天的早餐很多好东西被人抢了,都怪你起得这么晚,害我没吃到。”

“我答应你的,怎么能反悔。”沈慕川拿起叉子,低头吃早餐。

“今天不行。”秦雨阳摆摆手:“我家里有人等着呢,改天吧。”

小浣熊习惯性地跟上去,一会儿之后才回神,自己是景煊的小伙伴:“那个,景煊……”

秦雨阳这个名字,在这座庄园里面喊了二十几年。

苏冉秋讶异地瞅了他几眼,心中想起小毛哥对自己的忠告:一是秦雨阳这个人好,二是让自己别那么不懂事。

秦父秦妈看他的眼神骤然转变,他们当初还以为秦雨阳只是说说而已,没想到竟然是真的。

当毛茸茸的球状生物落入怀里,严以梵心满意足地喟叹了一声,他果然还是对这种毛茸茸的生物没有任何抵抗力。

责编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