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富坊怎么注册-中国纱线网_电工学网

财富坊怎么注册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“嗯?”秦雨阳昨晚回到家, 一觉睡到天亮,早上接到电话一时还没进入角色:“什么情况?”他睡眼惺忪地想了想,终于头疼地想了起来:“……”只觉得操.蛋。

星期天早上,秦雨阳入狱的第三天,就被通知有人来探监。

顺便打个电话给沈慕川汇报:“额,川哥?”

“小秋哥没事吧?”黄毛被苏冉秋脸上的巴掌印弄得一愣,惊讶地道:“谁这么大胆,竟然敢打小秋哥?”

但是人形也这样的话,纯种的人类表示get不到,哈哈。

说完就倒回去睡觉了,苏冉秋开门的动作一下子没收住,差点在门口摔了个狗啃泥:“……”那个,他叫自己买什么?

沈慕川揉了揉挨揍的嘴角,不怒反笑,因为秦雨阳长得牛高马大,不可能就这么点力气。

时间挺晚的了,他怕苏冉秋已经睡着了,就放轻了手脚,不弄出动静来。

“鲁鲁!”

然后这哥们就不回了,秦雨阳以为人家把自己当傻.逼。

东大陆上的人们,除了狼族对伴侣特别忠诚之外,大部分的种族都不太计较这方面的事情。

“……”秦雨阳一时不敢相信,心想,当宠物和当人的差别待遇实在是太大了,有点受宠若惊:“你们好。”出于礼貌,他笑道:“我和克雷格教授正在用餐,你们要一起吗?”

如果是压景煊的话,他接受的,这是个漂亮又带劲的家伙,身材条件和精神活力都特别好。

苏冉秋正在洗碗,闻言差点摔了手里的菜盆:“……”别说养一段时间,养两天就觉得压力很大了好吗!

虽说秦雨阳是个含着金汤匙出世的公子哥,在外人看来他的生活肯定是纸醉金迷,夜夜笙歌,甚至左拥右抱,从不放假。

黄毛心里有底,他小雨哥肯定不是普通人,可是没想到,背景可能远远超乎他的想象。

“这个嘛,到时候再说吧。”魏临轻叹了声:“反正不是什么很难的条件,相比起从监狱里弄一个人出来,可简单多了。”

他望着天花板反省自己,以后少在苏冉秋面前开粗口。

就算自己全身上下都不能动了,只要还有一个部位能动,就能上得他不要不要地。

唉,可怜。

是个完全跟老板不同类型的帅哥啊,一看就是很会玩的类型,背后的女朋友估计有一打。

就在嘴边啊!

“他有社恐,不喜欢说话,可能没办法跟你握手和打招呼,不过人很好。”秦雨阳帮同桌解释道。

还是继承家里的生意,努力工作?

“你们好……”克雷格教授扬起笑容,既吃惊又欢迎:“来吧,请进来再说。”

“是的。”苏冉秋呐呐说了一个地名,不是什么繁荣昌盛的地方。

“你真可爱。”严以梵捧着毛团凑近自己的脸,玫瑰花瓣般漂亮的嘴唇在粉丝的鼻头上亲了一口。

老井扔了手里的烟屁.股,神情烦躁地在屋里踱来踱去。

这时候听见景煊的声音,他就以为是这个家伙打赢了,于是颠着身上的肥肉,屁颠屁颠地跑了出来。

门打开之后,秦雨阳高大的身影几乎占满整道门,他提着东西进不来:“……”得侧过身才来进来。

秦雨阳皱着脸说:“那你拿湿毛巾给我擦一下,小弟弟闷得慌。”

他现在唯一对不起的就是被自己折腾了一晚上的青年。

什么意思,这个冷冰冰的混血小子,刚才摆出一副厌恶小动物的样子。

今天周六,放假。

作为嗅觉敏.感的狼族,严以梵闻到了同族发情的气味,这使得他血气躁动,不能平静。

???哥?

于是三个闲人在场内吃吃喝喝,不时对周围的人评头论足,八卦人家祖宗三代。

“喂,干什么呢?”

苏冉秋还是不受影响:“那是你的事,跟我没关系吧。”

像这种被判一年的,在监狱里有很多争取减刑的机会,比如说参加劳动,这种见效比较慢。

青少年期的翼龙在猛兽中,体型不算最大,只是差不多霸占一张床。

“没谁。”秦雨阳执起对方的手,握在手掌心里:“一些过客而已。”无需记得,也无需伤神的人。

但还是很想他。

天了噜,秦雨阳生无可恋地靠在沙发上,这不是包办婚姻吗,以后的日子还有什么奔头。

唉,秦二公子都走了十多分钟了,他们老板还没缓过来。

订婚礼,一般都需要双方的父母和亲人在场,不过鉴于秦雨阳父母双亡,景煊的父母又远在德尔维亚,他们的婚礼只有克雷格教授和仆人们见证。

“他就是秦雨阳。”金洛看到对自己痛下打手的恶棍,不由提醒自己的家人,不要被对方的外表蒙骗。

“我自己来。”苏冉秋抬起手抢过鸡蛋,不过立刻被滚烫的温度吓到。

第17章

搬家,是件伤感的事情,意味着变动和离别;或许对年轻人来说,还意味着成长。

秦雨阳点头:“嗯,这我知道。”原型都看过好几次了,甚至还骑过。

确实,被狱警带来的年轻男子,身材高挑硕长,五官深刻英俊,一双和冷硬气质不符的丹凤眼,给他增添了几分风情。

秦雨阳又被小对象喂了一个黄梗:“……我没有多想。”真的,可是苏冉秋提醒他了,污得一塌糊涂。

他扭头看了一眼旁边,苏冉秋睡得脸蛋红扑扑,然而另外一边脸却触目惊心,可吓人。

沈慕川:“唉……”这一口气叹得真情实感,很无力很无奈,充满烦躁和茫然,小半辈子没试过这种感受。

他今晚心情很好,虽然平时也没有差到哪里去。

秦雨阳的笑容凝结在嘴边,整个人有点上头:“……”这大概是他人生中最丢脸的一次:“行。”不就是一腔兄弟情被泼成了冰渣渣。

景煊伸出手挽留,只碰到了对方的脚.踝,一阵失落。

念着这两句淫.诗,他采撷了苏冉秋的嘴唇和红豆。

责编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