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95zz11.com-孔夫子旧书网_东航期货有限责任公司

www.95zz11.com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“你就那么讨厌他?”秦雨阳挑着眉说:“如果这样的话,我会觉得你很难相处。”

沈慕川说:“你怎么了?”以往每次他都在床上等,这次站在门边,一副在等候的模样。

可是谈不上爱,这辈子秦雨阳就没爱过人,他必须老实承认,自己身边可以是苏冉秋,也可以是别人。

但是他不羡慕,反正这种还读书的,不敢碰。

景煊像条死龙一样趴在铺上,累毙了的身体翻过来,看向秦雨阳的眼神充满……类似于崇拜的光芒。

“是有点。”秦雨阳说道,顺便把苏冉秋搂到身边,希望他不要怕。

“表哥。”宋迎晨一脸愤怒,握着拳头说道:“姓秦的那个人渣和小姐出去开房你知道吗?要不是我及时赶到,他就给你戴绿帽子了!”

“哥哥,我还要上学……”苏冉秋后来知道怕了,急急忙忙地喊。

“哦?”严以梵用手指把红宝石丝带一挑,直接扔到那名无耻之徒身上:“现在,你同样也没有证据表明这只宠物是你的。”

秦雨阳回到桌边,打开八字脚,摆好姿势开始吃。

“你怎么会……”明明是一个豪门出身的年轻人,苏冉秋不明白,这个男人的心态怎么……说出来的话和言行举止,瞧着也是接地气的模样,却总是比别人多了股子忘尘的味道。

当然也不是说秦雨阳没良心,就是,男人嘛,不可能守着谁甜甜蜜蜜过一辈子的。

也就是说,他们在校期间内, 这条承诺都作数。

“咳咳……”苏冉秋整个人脸红耳赤,备受刺激地呛到了:“……”不知道为什么堵心,然后看见秦雨阳不感冒的表情,又有点松了口气。

吃相跟优雅一点都不沾边,但是也不难看,只会让人觉得率真,生动。

“但是你生气了。”蒋楦感觉得出来。

他总感觉自己走路的姿势充满异常, 路过的人都在看着自己;而且那个难以启齿的地方, 总有一种什么东西要出来的感觉。

“我轻了很多好吧,再来!”景煊知道自己不能心软,否则这次的逃课就没有任何意义,他宁愿秦雨阳挨自己揍,也不愿意对方以后在别的地方挨别人揍。

回程的路上一个妹子碰见了他,只见妹子的嘴巴张成O形,惊讶地追上来:“天呐,你是新生吗?我可以认识你吗?”

“415室——”狱警又在叫。

楼上, 秦雨阳看似没心没肺, 翘着二郎腿在沙发上打游戏。

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的主人,习惯性把毛团抱过来亲,岂料闻到一股自己的味道:“哈嘁!”

秦雨阳反射性地抱住,红白相衬,异常喜感。

不带脑子的秦雨阳听成‘等我什么时候咽气再说’直接在心里翻译成我喜欢你。

苏冉秋默默地吃早饭不理他。

“伴侣?”秦雨阳一脑门问号,歪头:“谁跟你说我要跟他做伴侣?”

“……”啧,这个人是饭桶吗!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于是待了一会儿,他坐起来,叮嘱了一句:“山上特别冷,你要多穿点。”

反正绝不可能选择季若然这种利益至上的商人。

天上的星星很亮,很好看,给他一种伸手就可以摘到的错觉。

“……”秦雨阳心想,谁他妈猜得懂你的剩男心。

“嗯,那就好。”苏冉秋垂下眼,继续云学习。

沈慕川的外形条件属于无可挑剔的类型,想到自己要把他压制在身下,秦雨阳并不反感。

“不是你的错。”苏冉秋眼眶发红,伏在男朋友宽厚的怀里哽咽着说。

苏冉秋在看秦雨阳脸上和身上的淤青,心想,好惨,真是活该。

“小秋。”秦雨阳从里面探出头来喊了一声。

“去吧。”秦雨阳挥挥手,然后被沈慕川怼了一口粥……

场面有点失控的样子,秦雨阳在想要不要救场,还是继续冷眼旁观事不关己?

“怎么了?不喜欢跟我闲聊吗?”秦雨阳郁闷道:“难道我在你心目中只是个打桩机?”

这个眼神让对方闭上嘴,握紧拳头转身离开。

房号竟然是第一次取过419,秦雨阳有些感慨,这次可能真的是最后一次和沈慕川滚床单,以后的命运怎么样未可知。

每当秦雨阳想退开一点好施工的时候,对方就跟上来:“……”弄得他很无奈,只能继续陪着大佬黏糊。

“小秋,你是这里的本地人?”秦雨阳望着窗外的风景,有种这里是四九城的直觉,是那样熟悉又陌生。

安诺把别人交给自己照看的小毛团叼回来,放在自己胳肢窝下面压着,这样就不会乱跑了。

“是的。”苏冉秋呐呐说了一个地名,不是什么繁荣昌盛的地方。

只有被人欺负了才知道父母的好。

秦雨阳说:“谢谢。”

苏冉秋错愕:“这就是你所谓的多吃两颗?”可真是多两颗。

下课之后,他和席致凯一起走,刚刚走出教室门,一把熟悉的声音叫住他。

坐马车来回一天足矣。

“怎么会呢?”江逐浪撇撇嘴说:“庭哥的眼光一向很好,你能找他来和我切磋,说明他肯定有过人之处。”

否则什么,魏临打死都不会问。

对方长啸了一声,煽动巨大的翅膀,扶摇而上。

显然,这不是个省油的灯。

“怎么会呢?”秦雨阳笑得一本纯良:“你这么大的能耐,我不相信你会一辈子蹉跎在这里。”

“……”苏冉秋坐在他身边脸色凝重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说道:“秦雨阳……”

不过说分手也不适合, 两个人从头到尾压根就没有在一起过。

秦雨阳微微一笑:“没错,那说一下比赛规则吧。”他话锋一转,切入正题:“一局定胜负,怎么跑你说了算。”

心里打着小算盘的秦雨阳,靠上前去,小心翼翼地观察,开始简单触了触。

责编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