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五至尊02-小猪罐子_胶州信息港

九五至尊02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“我知道。”沈慕川挺冷静地,就算魏临不提醒,他也没有过去的想法。

秦雨阳吃东西的动作一顿:“大哥?”然后拍了拍手,把自己之前藏出来的手机卡找出来:“这件事你不用担心,我会处理的。”

听到要被关起来,秦雨阳蔫了一下,但是开学典礼确实不适合带宠物出门。

秦雨阳:“难以抉择,要不斑马走起?”

“刚烤好的,给你。”秦雨阳塞给他一串油滋滋的烤肉,当做是安慰。

景煊不怕被707发现了会挨骂,他是真的心疼自己的毛团。

“现在我妈都再婚多少年了,她真的不在乎我在外面过得怎么样,”没准自己不回去她还省心些:“你要是担心我想家什么的,那我劝你还是多想想怎么疼我。”

大哥心想:这混账装得倒乖,也不知是真是假。

当家人放弃他的时候,他的人生只剩下两条路走。

秦雨阳说:“抱着我这样的猛.男,想你娇小的初恋妹子,似乎不太科学。”

为了证明自己的胡思乱想,秦雨阳歪着头,冲沈大佬勾勾手指头:“慕川,过来一点。”

“喂。”学霸探出头来,这小半年人家日子过得滋润,脸和身材都长得越发妖孽了:“浴室啪玩吗?”苏·骚话复读机·冉秋说。

“操。”沈慕川咒骂了一句,然后睁眼看着旁边,那个男人举止轻浮地捋起汗湿的头发,一边调整呼吸一边弯腰捡衣服。

“可闭嘴吧, ”秦雨阳走过来踢他后腰:“妹子招你惹你了?就你这状态, 我怕妹子留下心理阴影。”

“还有一位天赋也不错的学生,叫做景煊,可能比严家那位少爷更适合你, 毕竟是德尔维亚的大家族, 如果和这位结合, 你将来的晋升会非常顺利。”克雷格教授对秦雨阳毫无保留, 他希望能从自己手里再培养一位战神, 那将是无上的荣誉。

“不,那不是你吃的食物。”严以梵严格地说,一手端盘子,一手把毛团拎回来。

雷茜心里愤怒地呐喊,我的少爷不够可爱吗?

“订婚快乐。”秦雨阳举起酒杯,碰了碰对方的杯子。

秦雨阳蔫坏地当着他的面,解决正常男士的生理需要。

很好,打完炮签离婚,既潇洒又现实,完全符合型社会新人类的前卫思想。

漫不经心的模样痞帅痞帅地,加上人品性格,轻而易举就扭转了苏冉秋对富二代的负面印象。

“我没说不让你去。”秦雨阳揪着他那件骚了吧唧的衣服:“你现在回屋把衣服换了, 想去哪去哪, 我保证屁都不放一个。”

“现在好多了。”苏冉秋的脸有点热辣辣。

“……”沈慕川神情一愣,整个人呆住,然后霍地站起来,四面环视:“秦雨阳,你在哪里?”

萨多峡谷之行,午餐后划下句点。

“聊什么呢?”秦雨阳人未到声先到,屋里的存在感自然而然被他夺去:“小毛哥。”他踢一脚黄毛:“你情商够低的啊,都大晚上了还跟我这儿赖着不走。”

“嗯。”老板竟然心情很好地回答。

苏冉秋立即松了一口气,可是:“那你的金主怎么办?”如果秦雨阳输了比赛,会不会被责罚?

也就是说要突击练习,挑战难度不小。

“你可真不害臊,”秦雨阳笑了一会儿:“不是,你这么好的儿子,她还能不喜欢你?”那得多眼瞎的妈呀,他心想,才会不喜欢苏冉秋呢。

他心里很平静,什么都没想。

接下来,他就陪着秦雨阳去手机店办了一个电话卡,然后开车送秦雨阳回家。

苏冉秋也是过了很久之后才了解到,自己喜欢的人念旧到无可救药的地步……也算是一个让人安心的特质吧。

他为了秦雨阳退让太多了,多到让自己害怕。

整个武斗系厉害的人太多,敢于来参加的新生都是抱着历练的心态,几乎不在意排名。

十个,八个,还是上百个?

“嗯。”景煊恢复了一□□力,起来穿上衣服。

“来吧,孩子们,这里有足够分量的食物。”

“雨阳,你和沈慕川的事,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他说。

场面有点失控的样子,秦雨阳在想要不要救场,还是继续冷眼旁观事不关己?

下了车之后,秦雨阳一路狂奔进来,迅速登记完,然后气喘吁吁地被狱警搜身:“路上塞车了……呼……跑死我了……”

等等,宠物?

直到午后,708室终于安静下来。

“你可真好哄。”秦雨阳心想,当年他和邵飞泡妞,啊呸,不对,是邵飞自己泡妞,他在旁边看着,那都是一敞篷车一敞篷车拉着去的。

“嗯。”沈慕川就没再说。

秦雨阳开得稳着呢。

秦雨阳立即放弃了逃课的想法,正想开口劝景煊下节课再去成不成,结果手腕一下子被人扯住。

“不管你稀不稀罕。”秦雨阳说道,然后恢复没心没肺的样子,陪着苏冉秋一起等待。

“什么条件?”秦雨阳问。

说完就倒回去睡觉了,苏冉秋开门的动作一下子没收住,差点在门口摔了个狗啃泥:“……”那个,他叫自己买什么?

本来秦雨阳昏昏沉沉地,却被嘴上的一阵刺痛给弄得瞬间清醒:“卧槽……”骂出来之后一脸懵逼,老子可以说话了?

特别是那位战将已经去世了,只留下一名刚成年的儿子。

记忆中苏冉秋的形象在他心里很彪悍坚韧,自己一个人把自己的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,哪怕遇到坎坷,也打起精神来硬抗。

他们的最后一个吻,接得难舍难分,难分难舍。

“阿凤。”秦雨阳转头,笑眯眯地喊,然后对银狼介绍:“这就是我的队友,褚凤,同时也是我的同桌。”

“嫌我腻歪了?”苏冉秋哽咽着笑着,比哭还难看。

“不是,妈……”秦雨阳一脑门黑线,自己妈是哪根筋搭错了。

“那是。”察觉他吃醋了,秦雨阳干脆说清楚:“我跟他是无性婚姻,你要懂。”

江逐浪憋一肚子邪火,可是发出来就没意思了:“吃惯了山珍海味,偶尔吃一下你这样的清粥小菜,确实可以新鲜一阵子。”他走过来,离开的时候撞了一把苏冉秋的肩膀:“人贵在有自知之明,有时候别太高看自己。”

景煊的眼睛霍然撑大,手掌在桌子底下握成拳头。

责编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