腾博会下载官方-品牌联盟网_9978创业商机网

腾博会下载官方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那边啪叽,挂了。

“嗯?”苏冉秋浑浑噩噩说:“是啊,可是今天……不是周六吗?”

夫妇二人面露怀疑:“真?”

花豹小心翼翼从小毛团身边站起来,抖了抖身上的毛发,又伸了一个懒腰,然后无声无息地离开房间,出去看看那两个家伙打完了没有。

以前是张牙舞爪的,好像不在乎和老板的兄弟情,要多混账就有多混账,不提也罢。

秦雨阳摸不清这人是怎么想的,沉默了一下就点点头:“好啊,明天还是后天?”

苏冉秋用布帘在房子的中间隔了一道,里面是床,外面是饭桌。

不过还是排着一条队伍,大概有十多个人。

“……”这个人都不用休息的吗?

7号院子,上个学期只有三个人住,他们的武力值不是最高的,脾气不是最臭的,可是每次有第四个同学进来,就会受不了地离开。

“呼……”秦雨阳捋了捋自己的头发,打起精神来。

“哥啊哥啊……”秦雨阳一边帮他脱衣服,一边说:“你真幼稚,你真的很幼稚。”

安诺:“……”用手掌比了比景煊肩膀上那只毛团,这个程度只是胖了点?是自己的眼睛有问题还是对方的眼睛有问题:“反正,它不是迪鲁兽。”

“噗嗤。”沈慕川情不自禁地抬手抱着他:“什么绿色的阴影,魏临是零号,我也是。”

“小秋。”

黄毛的脸上一下子猥琐起来,切换毫无压力:“我懂我懂,那我就先告辞了,以后有空再一起吃饭,我随时都有空的。”

“还行。”秦雨阳感觉自己现在什么都好,就是饿。

苏冉秋掰开他的手指:“那你现在去赚一个。”

秦雨阳摸摸自己的小心肝:“算了,爱谁谁吧。”反正人都已经来了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

“说句对不起会死吗?”秦雨阳嘴贱。

隔壁707,严以梵关上门,回头扫了一眼床铺:“胖鲁鲁?”他的胖鲁鲁不见了。

——哥哥。

反正不管牺牲了多少,沈慕川都会让秦雨阳知道,自己对得起他的选择。

“咳咳。”拖着恹恹的身体爬起来,发现已经早上十点了,他暗叹自己堕.落,有了对象之后变得耽于享受了。

发现外面有人之后,三个绑匪急匆匆地进来,抬起秦雨阳从后门离开。

午饭后,老井腆着脸过来:“秦先生,这是川哥让我转交给你的。”

他越说越小声,觉得自己要凉。

沈慕川不是GAY,他对性别男没有什么幻想,在私生活方面是个老干部,可是出乎意料,他发现自己并不反感秦雨阳这个人。

“没错。”秦雨阳也不瞒着:“我打算跟哥学点经验,过段时间自己创业开公司。”

苏冉秋的心脏砰砰地跳,才发现自己腿边有一桶水,桶里放着电热丝正在烧。

“哎,你怎么人这么好。”苏冉秋受不了地朝男朋友靠过去,自从上次见家长被教训了之后,他已经很少明目张胆地撒娇。

江逐浪撇了撇嘴:“谁告诉你我没有对象?”不过他更好奇的是,秦雨阳的对象是法学院的人:“你对象是哪位美女?”他回头看了一眼教学大楼,他们系的系花好像也没有多漂亮,配秦雨阳只能说那女的血赚。

前面的人抬脚出去,只他一个人站在电梯里面待着。

老井想想不能只顾着自己:“川哥,那你呢?”他说:“不如我让他们自己去,我打包点吃的带去医院,一会儿秦先生醒了,肯定会找吃的。”

沐浴在沈慕川留下的威严之下,秦雨阳安心地住了下来。

而刚才自己心不在焉,不曾注意到秦雨阳烧了热水。

当警察赶到的时候, 沈慕川就知道,自己被人整了;但是那个人是谁,他入狱后一直查到现在也没有查出来。

对面书架的高挑男子正好相反,虽然帅得一塌糊涂,但是侵略性太强,很少有人敢盯着他看。

“怎么回事?”银狼冷冷的声音传来。

他这会儿害怕秦雨阳会回到前任身边,哪还有心思吃东西。

“出柜。”

苏冉秋等了一天才等到秦雨阳联系自己,他心里又甜又涩地回复:“突然收到你的短信,哪有心情上课。”

他有一副硕长结实的好身材,肤色是健康的浅蜜色,俊俏的五官配上一头醒目的水红色头发,在上个学期成功地受到了十三个同学的求婚,当然全部都被他打跑了。

这可不是为了维持渣男树立的形象,而是他本身对自己的道德要求。

苏冉秋坐上去,肩膀贴着,一个靠着墙,一个靠着人,开游戏,加好友:“你先等等,我拉一波人,我怕我带不动你。”

沈慕川喉头颤动,最终发现自己竟然在这样的对待之下产生了湿意。

“我跟你处了小半年,你家的事你一个字都不跟我提,这是不把我当自己人呢?”秦雨阳问得跟真的似的。

秦雨阳说:“不是他不好,只是对我不好而已。”看到秦妈又要炸的样子,才赶紧说:“成成成,我知道了!从此以后我也不喜欢他了,行吗?”

跟秦雨阳缠.绵过后的第三天上午,一个电话打进监狱。

被威胁之后还能心平气和地面对,秦雨阳觉得自己的脾气挺好的了。

“没事儿,他们又不会吃了你。”秦雨阳帮他解开安全带,哄下车去。

秦雨阳回他:“你自己洗一下,我在床上等你。”

“……”沈慕川气喘吁吁地扯了扯领口,咬牙道:“你跑什么跑?”

他今晚心情很好,虽然平时也没有差到哪里去。

所以不久之后季若然给秦家打了个电话:你们家那混蛋儿子,出轨被我抓奸在床,他自愿提出净身出户,现在跟正在小三在外面瞎混,你们管是不管?

陶震庭和黄毛齐齐露出惊讶的神情,对方会这么说是他们没想到的。

老井点点头,打起精神:“秦先生,那我先走了,你好好休养。”

秦雨阳放开怀里进气多出气少的MB,满身汗水地躺在对方身边沉沉睡去。

他紧了紧肩上的背包带子,心念一动地想到了背包里的那盒套。

责编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