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882828cc.com-腾讯房产珠海站_置家网

www.882828cc.com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那个目击者小女星,有没有看清楚秦渣男的脸,这是个很关键的问题。

孤零零的龙族,和他捕猎的一串兽头,被留在原地。

秦雨阳吸收了三四天的风火元素,体内的两颗光团渐渐增大。

这边他俩聊着,蒋楦突然从沙发上坐起来,整了整歪歪扭扭的衬衫,放下烟喝酒,眼神迷离地走了过来。

苏冉秋这边还没喝完一罐,吃好饭他站起来收拾:“你接着喝吧,我去洗洗。”然后把桌面收了进去,洗好碗筷,也洗了个澡。

“想什么?”秦雨阳低声配合。

没心没肺的男人,打起了细呼噜,一直到下机前才结束,沈慕川深深觉得他是故意的。

“操——”魏临心里的天平彻底失衡。

“没事,这车不是我们的了。”秦雨阳反手指指律师事务所,说道:“走吧,去绿荫餐厅,我帮你顶班。”

“喂?”

秦雨阳愣愣地蹲坐在草丛中,抬起自己的爪子看了一眼,非常好,这是一只漂亮的爪子,毛茸茸来圆滚滚,朝上一翻露出粉色肉垫,一二三四五六七个,粉粉地,隐藏在毛发间。

这次贸然来排队,就是为了找人给自己解惑,怎么变成人身。

这间房间跟秦雨阳记忆中的一样,没有什么好看的,他倒头就躺了下来,一觉睡到傍晚时分,被秦妈叫起来吃晚饭。

但不出意外,都面露惊艳/卧槽。

“打。”沈慕川哔了一句,拿出硬币,重新拨通某个电话。

秦雨阳就拉着苏冉秋上公交车:“走啊,赚钱去。”

听到要被关起来,秦雨阳蔫了一下,但是开学典礼确实不适合带宠物出门。

秦妈:“我还能说什么?我们养的儿子就是个傻子,他在这里苦哈哈地蹲牢房,人家在外面逍遥快活,哪里管他的死活了?!”

说完就倒回去睡觉了,苏冉秋开门的动作一下子没收住,差点在门口摔了个狗啃泥:“……”那个,他叫自己买什么?

车厢里面静悄悄地, 因为蒋楦那句‘我内心很煎熬’顷刻间造成了诡异静谧的气氛, 直白地说有点gay里gay气。

苏冉秋像平时一样出门锁门,在这座繁华中透着冷漠的城市里战战兢兢地活着,他的压力并不比养家糊口的职场精英们小多少。

“咳。”气氛略尴尬。

“唔, 那个, 所以你们是订婚了吗?”小浣熊凑过来,顺着景煊的视线,看见训练场上的秦雨阳,对方穿着利索的衣裤, 白色的长发编织起来, 方便练习战斗技巧。

噗地一声,火堆熊熊地烧了起来,围在火堆周围的人顿时回暖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道高挑的身影,走到他面前,用中文说:“你好。”

六点五十七分,苏冉秋捧着有点烫的玻璃杯,慢悠悠地喝着加了糖的热牛奶。

于是秦雨阳安静了没多少会,又看见了一个熟面孔:“……”他可烦了, 老子想安安静静地蹲个监狱都不行!

他们走出广场,来到路边站牌等公交车。

第二天他全副武装,带着三四个口罩,自己一个人去了XX监狱。

“……”江逐浪跟在蓝色的跑车背后,一直超不了车,心里早已翻江倒海,怒不可遏:“这小子开车的方式……”简直就是不要命,比他还疯狂。

秦雨阳不解地看着魏临,觉得这位XX杂志的主编有点违和感。

沈氏任命秦雨阳当CEO的消息没有大张旗鼓,不过该知道的人很快就知道了。

到了凌晨十二点换班的时候,老肖收拾收拾今天的信息,打电话向老井汇报:“老井,今天目标没有什么异常表现,不过他去了一趟酒吧喝酒……”

“没事,小雨哥……”黄毛满脸崇拜地说:“你的车技我黄毛服了,在这四九城里,别说是那些小鱼小虾,就算是江逐浪亲自出马,也不一定赛得赢你。”

秦雨阳十分怀疑刚才的怒气冲冲是做给秦雨顺看的。

不仅要根据性格和武力值来安排,还要根据阵营,生活习惯,简直是折磨脑细胞的活。

“谢谢,您是第一大学的教授?”他抬头充满感激地看着克雷格教授。

苏冉秋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幕,不再犹豫地说:“今天有人让我给你带句话。”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苏冉秋咧咧嘴。

半个小时后,秦雨顺在父母讶异的眼光中踏进家门。

就算自己全身上下都不能动了,只要还有一个部位能动,就能上得他不要不要地。

老井红着眼睛调整了一下情绪,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说出来,包括自己去警察局见秦雨阳的那一段。

拿起手机一看,上午十点半,身边的男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“喂?”那头传来一声有气无力的声音,光听声音就知道他过得不好。

秦妈:“激动个啥,过几天收拾收拾心情再去。”对了:“还有,回来接管公司吧,你爸新聘请的CEO不是我说他啊,号称什么全球前五学校毕业,连局势走向都看不清,我要炒了他!”

而且此人一身正气,说话的语气带着上位者的从容不迫,非常舒适好听。

对方要的不仅是肉.体关系,还想发展精神上的共鸣。

“卧槽!”秦雨阳感觉自己不是结了个婚,而是抢了个银行!

“金洛少爷没有规定让我什么时候回去,所以,我会在附近看着您,不会让您陷入危险的,您放心吧。”雷茜眼眶发红,为自己找了一个隐秘的位置躲藏起来。

“求你……”

他出了门之后,脸上轻松的笑容立刻收敛了起来,换上一副正经的表情,准确无误地走出七拐八弯的小巷子。

“喂——你这是害我们呢!”秦雨阳朝他吼道,这头傻.逼龙, 不直接说出来就不会动脑子吗?

“来探监吧。”沈慕川说:“申请配偶探视。”

“谢谢,您是第一大学的教授?”他抬头充满感激地看着克雷格教授。

“平时几点钟来?”秦雨阳说。

“这话说得……我起床尿尿不行吗?”苏冉秋鼓着脸,穿上拖鞋进了浴室。

他转身的刹那,苏冉秋立即愣了愣,鼻子酸了地抿着嘴,伸出手指摁下关门键。

“别啰嗦了。”景煊抱着手臂,离开贴榜的告示栏, 眼睛在新生的训练场上搜寻,一眼就看见自己要找的人。

可惜人算不如天算,他的完美人设还没崩塌之前,就来了一个真正完美人设的主儿。

责编: